菜单

可可

2019年11月29日 - 亚洲城官网
可可

3莫陌还是跟王宇逸确立了男女朋友关系;起因是那天莫陌班上的男生与隔壁班的打了一场足球赛,苏展和王宇逸都在。比赛进行到白热化的时候,苏展直接将球踢到了王宇逸的鼻梁上,瞬间,王宇逸的鼻血就流了出来;在莫陌看清了之后,她在一瞬间就跳了起来,迅速奔下了观众席。她到王宇逸的面前的时候,手里多了条毛巾和一瓶冰水,并迅速把冰水裹在毛巾里,踮起脚,把它贴在了王宇逸的额头上。结果,王宇逸的吻,就从天而降。“莫陌,我们在一起吧!”其实莫陌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没有和王宇逸在一起的时候,感觉跟他在一起肯定是一种最幸福的事情,但是在一起之后,晚上的时候,尤其是深夜,她的梦里都会出现一个人的身影,但是那个人,却分明不是王宇逸。莫陌其实是初恋,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好多人都在场,自然包括苏展。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莫陌谈恋爱之后,他们的关系就缓和了很多;很多莫陌不愿意和王宇逸谈的问题,莫陌都会告诉苏展。并不是苏展长着一副男闺蜜的脸,而是……是什么呢?莫陌自己都不知道。

那家父母也很俗气。给了钱就闭了嘴。如果这样,那女生和我说就行了。如果可以用钱解决,为什么要伤害我。

转头看去,那厮拿书掩面窃笑正喜,啧啧,损友损友!

1莫陌认识苏展的那年,正值她的学校110年校庆。莫陌没有别的技能,只会指挥合唱团;虽然她不懂什么音符之类的,但是还是可以在该停的地方停,该懂得地方动;所以指起来,还算那么回事儿。而苏展,就是那个时候的一朵奇葩。之所以莫陌认为他是奇葩,主要是他虽然是合唱团的一员,不过总在关键的地方发出几个绵羊音,生生地破坏整个团队的协调;莫陌当着合唱团的同学的面,忍受了,暗暗地找他解决了几次,可是他在她面前不说什么,点头答应,嘻嘻哈哈;可是到排练的时候,又是我行我素,完全不在乎。于是,莫陌忍受不了了。在他再一次捣乱的时候,莫陌气急败坏得把指挥棒砸在了地上,冲苏展喊了声:“你来!”结果苏展还真不要脸得过来了。事实证明,人家是有资本的。于是,原本的一人指挥,变成了现在的“双人组合”
;原本莫陌想着借机让他收敛一点的,结果现在反而让他更嚣张了呢!莫陌就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男生。在莫陌的意识里,最坏的词语也就是这个了;而除此以外,莫陌还真想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他。可是,人家苏展,偏偏得到了许多女生的喜欢;莫陌不明白,在这个坏男生还不怎么流行的时代,虽然苏展也不是那种长坏了的男生,可也没有多出众,为什么这么多女生喜欢他呢?

她的目光。很清冷。

但是没事,反正,我爱着您那!

11时光啊,它真是一个坏孩子,偷偷地这么折磨人,偏偏要把葡萄酿成芳香的葡萄酒,给人来个措手不及;时光啊,又是那样的好,将一切等待都变成了回忆,又是那样的青春里~

那为什么要和我说?林时光问她。

我在心里拍手称快。后来有点狗血
,我发现混混原来是可可的邻居,两家关系还不错,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从小学四五年级开始,两个小朋友就疏远了,原因大概是因为混混开始更喜欢跟一些大哥模样的人玩了,不再理会可可。为此,小可可还伤心了好一阵,孩子时的可可,其实是喜欢过混混的,那种童稚的美好的喜欢。

7莫陌大学,就跟普通的女生一样,谈了场平平淡淡的恋爱,对方也是那种记不清脸,记不清声音,记不清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他们在一起了的人。所以,只是一场普通的友谊,好聚好散。莫陌毕业之后就回到了自己高中的城市——T城,她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还是因为总觉得在这里,她没有内心深处的失落感;或者是某些时候,她需要的是一个约定;明明跟她恋爱的是王宇逸,自己一直的理想型就是王宇逸这种,然而她却是时常梦到苏展——而又是她睡得最香、最没有顾忌的时候。01年的时候,莫陌在她心中的偶像死的时候买的狗也死了,苏展当时还说它一脸福相,肯定活的比时间更长。转眼间,狗走了,人也不见了,时光啊,它到底偷走了什么?为什么她感觉什么东西,都不存在了?同学会的时候,当时的班长打电话让她回去;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总想在人多的时候避免跟熟人见面——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依附心理——什么都没了,自己算什么?

再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早就办了离婚。

她是我们班上成绩最好的一个,自然而然成了我们的班长。

摘要:
1莫陌认识苏展的那年,正值她的学校110年校庆。莫陌没有别的技能,只会指挥合唱团;虽然她不懂什么音符之类的,但是还是可以在该停的地方停,该懂得地方动;所以指起来,还算那么回事儿。而苏展,就是那个时候的

班长,上次谢谢你。诺,这给你。女生甜甜的声音中似乎忘了两天前她嫌自己多事。

图片 1

8莫陌还是去了以前的学校,五年之后。不过只是想起了那里的麻辣烫;他们那时经常去吃。开店的那对夫妻还在,只不过岁月真的是在他们的脸上留下了清晰地痕迹。不过看到他们,莫陌是真的觉得幸福。女主人还是一样的热情,在她买了麻辣烫之后,还给她炒了盘藕;说她太瘦了,在工作的女孩子不能太拼命……有些话真的是爸妈都不稀得讲她,真的是很温暖。她吃过麻辣烫,按照班长给的地址,走到了高中楼的榕树下;在手电的帮助下,她看到了四年前的箱子和里面的,一个信封。让她想想,她是怎么软磨硬泡让苏展将她和他的放在一起的呢?其实苏展没有说行也没有说不行,只是莫陌跟他说话的时候,无论苏展答不答应,莫陌都会认为他答应了。很奇怪啊,明明她跟他也没有多熟,也已经时隔近十年了,一切都似乎改变了模样,为什么偏偏只有一个他,让她如此放心不下?
莫陌依旧单身;不是找不到,确实是没有感觉。爸妈急的不行,天天催她。可是真的是没有办法,她的时间,总是没有办法完整!

如果没有一星期后午间的那件事,林时光和她的友情就终止在那份抹茶生巧上了。

可可也不是一直都是小白兔的形象。

6“万岁!”将青春,都似乎留在了毕业照上。散伙饭上,班长提议班上的男生都把自己曾经暗恋过的女生的名字写在信封里面,就此封存;待四年过后,下一场同学聚会,一切的尘埃都似乎会落定,再次打开。女生呢,可以选择自己最难忘的那个人,跟着男生的信封一起埋葬,四年之后,看缘分如何。莫陌看着苏展,他也看着她,两人都没有说话;但一切,又似乎不必说。苏展看着手里的信封,握了握手里的纸,一脸是跟平时不一样的怅然。“给我看看你写的呗~”莫陌上前开玩笑,心里知道苏展是不会给她的;莫陌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很矛盾的心理,她希望苏展最难忘的是自己,而却又希望着自己和他就这么尘归尘土归土了。因为莫陌写的,就是苏展。苏展却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走掉了。莫陌也不知晓这样的眼神的涵义,只知道,她听到了寒风袭来,花败的声音。

他找到尹葵时,她正坐在天台的边缘,耳朵插着耳机。身体跟着音乐慢慢晃着。轻轻柔柔的。却让人看到她背影时,感到难过。

我们的初中学校倚着一条不大的“黑龙江”,背靠一片未开发的荒地,年代不久,却偏偏有一种破旧的陈年感,可能跟我们学校的建筑都是灰色调有关。现在回想起来,校内绿化常常是重绿色,阴森森的,所以鬼故事奇多,各种版本在各届学生中口耳相传。

5整个高中三年,莫陌再也没有谈过恋爱,而身边唯一的男性——苏展,也似乎早已退居她的男闺蜜的行列。譬如,他们经常讨论——男人,和女生。高三那年,那个会唱《大海》的男人,终于迷失在他的大海里,无所顾忌。而喜欢他的莫陌,却哭的死去活来,不肯相信这个事实。莫陌对苏展说:他唱歌多好听啊,他的那只狗狗多好呀,他怎么舍得,舍得放开生命,放开他的狗,放开那么多,喜欢他的人~莫陌永远都记得,当时的苏展,怅然的脸色,带着一点寂寥,带着一点伤感,又带着一点淡然——“没有人能够永垂不朽,莫陌,即使是你我,都不行。时光啊,只有带着这种淡淡的伤感,才够味!”当时的他们,即将高考,瞬间就是各自东西,怎么能够永垂不朽呢?是啊,没有什么都是圆满的,都需要带着这样一点,淡淡的伤感……远处的操场,扬洒着汗水,不见这渐渐弥漫的忧愁~

林时光皱了皱眉,她的另个自己么。

混混被羞得涨红了脸,正好那时班主任来找他去办公室,混混瞪了可可一眼,哼了一声走了。

2莫陌青睐的,是隔壁班的大才子——王宇逸,虽然王宇逸不是那种很帅很帅的类型,至少,看起来也不像苏展那么令她讨厌。而且,王宇逸至少有点真才实学——他不会说那种低俗的笑话来招人烦厌,他对人总是面带微笑,说话语气温和,不像苏展说话那么带刺,惹莫陌不高兴;他也会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每次黑板报上面,都有他的大作。莫陌还记得第一次跟王宇逸说话的时候,王宇逸正拎着一大堆的书本走过她,温雅地跟她讲“让一让”;莫陌觉得那时她肯定是被王宇逸的笑容迷惑了,所以才会在看见了王宇逸的嘴角的弧度才会莫名其妙地跟他说:“我帮你吧!”这对平时的莫陌来讲,是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她没有这样的勇气,因为他一跟男生讲话,就会说话结结巴巴;所以她不靠近男生。只有两个人除外——让她讨厌的苏展,她喜欢的王宇逸。自从那一次帮了王宇逸之后,莫陌的心情都是极好的。跟同桌说话都带着一抹难以言说的笑容。同桌问她,她也不说,只是说:“秘密。”在跟苏展说话的时候,她也不像以往那么讨厌他了。莫陌想通了,只要自己不在乎他做什么,她还是可以忍受他的——即使苏展坐在她的后桌。

自己是被嫌弃了么。

高中还是同校,只是总是不同班,但是不妨碍我下课总是屁颠屁颠跑去找她。

4莫陌最近经常收到花,花的品种,满天星;对于花语,莫陌一向是白痴,她现在有王宇逸,所以,她没有想太多,也就由它去了。在莫陌内心,还是希望王宇逸问几句的,虽然她知道,即使王宇逸问她,她也不晓得要说什么的,可是他不问,莫陌就觉得他不够关心自己;可是又似乎觉得,如果他问,自己实在没什么可以跟他说的。她跟王宇逸,还是分手了,分手的场景有些尴尬,是在一条小巷子里面;对着几个小混混,拿着玩具刀的几个小混混,王宇逸当时握着他的手,瞬间松开了。莫陌的脑袋当即就懵了。至于是如何逃开那几个混混,又是怎样甩开后来王宇逸重新送过来的手的,莫陌脑子,都短路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这样,莫陌的初恋,不见了。

军训期间总有体质弱的人接受不了突然的强训练而晕倒,这很正常。可让林时光最记忆深刻的,是被送去医务室后的尹葵。

什么礼堂四楼有棺材啊,哪间教室有女鬼啊,哪个厕所有摄魂的猫精啊,骇人听闻。

10其实莫陌一直在想,自己都奔三了,何必在心里想着一个不可能的人,麻烦自己那么久?为什么不干脆把自己嫁掉?现在她想,一切都还是来得及,一切都值得!虽然她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他,总归是没有错呀!苏展那个笨蛋,她怎么不知道那是真的呢?大家都不年轻了,没有必要开那种玩笑!莫陌偷偷擦了眼泪,转过去笑着问:“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就在这里呢?怎么不干脆去找我?”苏展又笑了:“那是因为我已经打入敌人内部了呀!这又是班长通知又是你爸妈说的,怎么可能不知道呢?”继而严肃道“莫陌同学,经过三年高中的了解,我是对你念念不忘,你呢?”我么?我呀!我也不知道呀!我谈过恋爱,拼命工作,不联系所有的高中同学,不想去想那三年,为什么我会那么清晰得知道你十年之后是什么样子呢?我不是神呀!我也是喜欢你的呀!可是莫陌知识抽了抽鼻子:“不告诉你!”可是手里却捏紧了刚刚从信封里拿出来的纸条,偷偷将两张上面的名字靠在了一起……三年后,他们的孩子出生在了大洋彼岸,是一段全新的时光……

你管太多。女生冷淡的吐出这四个字。拿着关东煮走了。留下来的林时光手足无措。

当时的我有一点痞,城乡非主流还有一点尾巴没有消退,我虽然没有烫着千奇百怪的头发,也没有拜在葬爱家族门下,但是心里还是有一颗非主流的种子在生根发芽,行为举止有点45度角忧伤的范儿,真是羞耻,而可可呢,是典型的乖乖女,由内到外,单纯如白纸,甚至连QQ都不知道是什么。

9她拆开了那个信封,十年之久,埋在土里,带了泥土的清新,十年前的那些回忆很奇怪得,一股涌来,让她猝不及防。那个装着她写的纸条的信封,没有拆过——十年,他也不曾出现过;多么令人可笑的相似!身后忽然传来了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打开看看吧~”莫陌没有回头,不是因为不敢,而是因为她的心脏突然开始狂跳,她害怕一回头,什么都变了模样。身后的人似乎看她久久不动,低低得笑了两声:“当年的犀利的妹妹原来现在这么守规矩?”莫陌一听,脾气就上来了,还偏偏就犟了:“怎么不敢?只不过是怕看到某人的烂字!”说完还打开了信封。没错了,也就苏展能让她忽然就这么生气了。莫陌刚展开苏展的信封,苏展就说:“莫陌,我知道你现在没结婚,我也没有。我一直喜欢你,你知道么?”莫陌故意装作在读信,没说话,其实是忽然就哭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苏展在后面,没让她回头,继续说:“你说,你当时喜欢王宇逸多精神呀,后来你们分手我多高兴啊!就是……他停了停,“莫陌,是真的!”

程子洋闷哼了一声。跑到卫生间收拾自己去了。林时光走到尹葵的身边,看着眼前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的女孩,莫名有点心疼。

混混不久后就辍学了,去南京打工。

林时光不知道怎么接话。

我和可可是初一那年认识的。

我变成了全班议论的对象。

前些日子,她脱单了,此刻正沉浸在恋爱的幸福之中,故此把我打入冷宫,约她比以前难了,我只好一个人对着台电脑碎碎念,写写和她有关的那些回忆。

风不风云什么的,他一向不在意。

原先的朋友,辍学的辍学,不同校的不同校,各自奔飞,很多早就失去联系,只有可可还在身边,既是心灵的知己,又是酒肉好友,我很知足,不知道可可心里是怎么想的。

哇,这个月第四封了。你才大一啊,魅力就这样,是不是要成为这学校的风云人物了。你就这样浪费你颜值……室友没完没了的抱怨,他没细听。

我天!

都跟你说了吧,按时吃饭,偏偏要减肥。林时光绕过去,发现女生背对着自己。她的身边没有人,不知道她在跟谁说话。

事情最终捅破,女生终于受不了了,在某天被那个男生拧淤青后,带了父母到学校,当时班主任不在,可可负责“接待”女生的父母,一方面安抚那女生,一方面打电话将事情传达给班主任,催他回校。

那女生非常认真的看着他说,当然,这是真话。

我和可可讲这些,总是可以把她唬得一惊一乍。

女生没在意身边男生的沉默,依旧自顾自的说。初中的时候吧,有天我回家。找不到我妈,去我爸房间找,看到我爸和一个女人睡在一起,那女人不是我妈。

我和可可认识也有六年了。

林时光笑了,我可以把这当成夸奖吧。

乡村中学没有太多活动,也无可消遣,我们在这样的环境下过着我们索然无味的初中生活。

林时光走过去,笑着问。中午就吃这个?

初一第二学期,班里谣言四起,说某混混男生对某女生动手动脚,特别是触摸敏感部位,刚开始多数人不信,后来连老师在上课时也经常看着男生的座位频频皱眉。

军训结束期间,林时光与那女生再无交流。他之后才知道,自己和那女生同为议论的话题。

我算有点小聪明,不喜欢背书做功课,但是成绩也没怎么被拉下,紧随可可。当年的班里,成绩比较好的,只有几个女生和一两个男生。我,可可,还有其他两个女生关系很好,经常在一起。

1

图片来源网络

那女生,说出去了。

可可当时留着乌黑长发,扎着马尾辫,发量丰盈,辫子又长,所以分成两半,各垂两肩,不细看以为只扎了上面那部分。皮肤白皙,大眼睛,文文静静,连说话都不怎么大声,好像有一些怯生,这样的班长,一看就很好欺负,所以我常在她面前“放肆”,“官官相护”,你们懂得。(小孩子不要学,答应我好好学习。)

女生闭着眼睛,摇摇头。不是,我喜欢的原因是我听的时候,感觉在另一个时空,不在这里,不用在这么可怕的空间里。身体也会很轻。我会感觉到轻松。

班主任来时,可可才安心回教室,正是下课时间,进门却遭混混围堵,叫她别多管闲事,我为可可捏一把汗,那混混五大三粗,可可一个小个子弱女子,混混在班里“兄弟”很多,要是打起来,那些看热闹的同学,保不定站着谁。

别跟我说,你这种眼神叫同情。我还没说完呢。Rocky把那女生送进了医院。

我当时是小组长,课文什么的都要背给她听,一来二去,很容易就混熟了。

瞒着我。

这篇文章写到这里,还有好多大事小事没有写出来,但我已经不想继续了,想到我的“原配夫人”最近真真难约,我忍不住想打个电话询问: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这难道叫睚眦必报?

有一回上课,这姑娘给我传纸条,说:外面的天空好美!看一看!我仰头望向窗外,蓝天白云,成排小树绿茵茵,颜色十分饱和,又微风徐徐,真叫人心旷神怡。

她这种病,叫,双重人格。也可以叫人格分裂。是心里压力过大或者受了刺激造成的。

可可大眼睛一瞪,咬牙切齿地说:“你最好让开,这里是教室,而且现在还没有放学,我随便一叫就可以叫到老师,你要是敢动我,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你要是清清白白,就不用怕我多管闲事了,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就是让谣言坐实,既然那些都是真的,那我就告诉你,你真不是个好东西!”

尹葵的桌上被倒了好多的巧克力牛奶。书也被浸得软软的。看这样子,似乎晒干了也可能会变得特别脆皮。

“谁没有犯错的时候呢?”几年后可可故作老成地说,“我真心希望他好,虽然我们之间一度很尴尬······我真心希望能回到小时候。”

哦。好吧。林时光打算回训练场。

我们两个变化很多,我初中向往非主流,带着痞气,到了高中,渐渐地爱看点闲书,戴上了眼镜,人变老实了,“变傻了。”可可不留情面。如你所见,可可认识了不少新同学,人渐渐开朗爱玩,也比以前更爱笑了,当然我还是她的“原配”,每天结伴回家,交流琐事,平平淡淡,终成习惯。

疯女人,你干嘛。程子洋一边心疼头发,一边骂。

正享受着清新气息,忽听有人唤我姓名:“来说说闭关锁国给清朝带来了哪些问题吧!”我心下一惊,糟糕,还在历史课上!

好不容易挤进班,才发现始作俑者是尹葵和班上一个痞痞的男生。男生叫程子洋,长得流里流气,每次上课总有捣不完的乱。尹葵和他,并列成为林时光名单里最让他头疼的两人。

但是这不妨碍我和她关系好,我真心喜欢这样的女生,漂亮,简单,性格好,是与我截然不同的类型。

天空之城的纯音乐。女生闭着眼睛回答。似乎他走到她身边时,她就已经知道自己是谁。

可可没有被混混报复。想来混混其实不坏,据说混混是奶奶带大的,童年一直很孤独。后来受了太多不太好的东西影响才变成那样。

嗯,不回。他答着。眼睛没离开题目。

我伸手拍了拍她的头,“喝你的西米露吧傻孩子。永恒不变的就不叫成长了,他有自己的成长道路要走。”我怎么比她还装老成?哈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